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-第十八章 我的朋友很少看書

Home / 其他小說 /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-第十八章 我的朋友很少看書

迷途的敘事詩
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
尽管夏冉不动声色的施展出了真正的“极速”——
不但轻而易举的夺回了狗仔文偷拍的照片底片,甚至还有余裕在一瞬间用尽了整卷的胶卷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给射命丸文拍摄了一整套的写真集。
没有任何的吃亏,还反过来让射命丸文小小栽了一把,而且还是有苦说不出的那种。
然而,雪之下同学却还是因为刚刚的事情而警惕了起来,或者说是感觉到羞恼不已?反正她目前说什么都不肯再和他待在一起,硬是把他推开了……
魔术师稍微琢磨了一下,觉得今天给少女造成的冲击已经非常多了,毕竟信息量过于巨大,即使是雪之下同学接受了下来,也的确需要时间来消化才行。
所以他也是从善如流,想要给少女留下一些个人空间,让她可以安静的好好思考一下。
迎着晚霞与晚风,在湖畔转悠了一圈,夏冉这才慢悠悠的向着宴会现场走去,似乎很快就要开台了的样子,他尽管没有什么食欲,但是也打算凑凑热闹。
“嗯?过来了啊……”
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身青色宫裙的身影,心中微微一动,魔术师转身向着那边走了过去。
……
……
所谓黄昏之时,逢魔之刻。
似乎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,欧阳明珠神色略显怪异的看着眼前热闹的宴会场景。
夕阳西斜,余晖柔和。
在守矢神社前的空地上,已经摆上了好几张的长桌,参与宴会的人纷纷到场,现场不说熙熙攘攘的,但也到处都是欢声笑语,酒香扑鼻,各种美味佳肴都已经一一上桌。
但更加让人觉得目不暇接的,却是参与宴会的客人们——
就欧阳明珠入目所见的,不是外表软萌乖巧,萌度爆表的萝莉幼女,就是绝美动人,国色天香的美少女……
既有故作威严满满,抬头挺胸仿佛在巡视自己的领地,但是不到一米四的身高严重拖累了其威严的大小姐;
也有慵懒疲倦,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乏力感,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,捧着酒碗等待着开饭的红白巫女。
总而言之,萌属性包罗万象,应有尽有,从萝莉到美少女,从巫女服到女仆装,从姬发式到双马尾,从人类到妖精、妖怪、吸血鬼、亡灵、神明等人外……等等等等,无所不包。
饶是欧阳小姐自诩自己在这上千年的时光里,也算是见多识广了,但还是禁不住的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慑住。
大概是因为曾经的经历,以及某人言传身教的影响,她对于非人没有什么偏见,真正让她觉得诧异震惊的是,居然有这么多不同种族出身的人外娘聚集在一起,却一派和和睦睦的样子。
这可不是什么表面情谊,而是真的相当和睦,打打闹闹的氛围,也让人感觉异常美好。
而且就她所感知到的情况来看,这些女孩子还普遍都特别强。
不过最重要的,果然还是……
“为什么都是女孩子?”
欧阳小姐喃喃自语着,突然觉得情况实在是有些不容乐观,或者应该说是有些过于恶劣了。
“嗯,明珠你在说什么?”
注意到自己的学生已经出来,所以走过来的夏冉随意的开口问道。
欧阳小姐和阿尔托莉雅等人并不需要经过他的专门操作,才能够离开他自身内侧的内宇宙世界,而是赋予了她们相应的基本权限。所以欧阳小姐和阿尔托莉雅她们,可以自行决定什么时候应该离开那条世界线,重新回到现实维度之中。
至于出入口的道标,则是让魔术师设置在了表侧神社那边。
现在就是这样——
夏冉察觉到了她们离开了自己的内宇宙世界,紧接着没过多久,就看到了欧阳小姐出现在了宴会现场,于是自然就得过来看一看,顺便打算给自己的学生讲解一下,让她认识一下幻想乡。
——这个还是很有必要的,毕竟幻想乡这里的常识和任何地方都不一样,不能够用一般的观念看法去生搬硬套。
虽然他也对自己的学生有信心,不过却也认为需要说一下。
“没有啊,老师,我没有说什么……”
欧阳小姐迅速反应过来,连忙一脸乖巧的轻摇螓首,随着她这样的动作,她头上的金步摇也在轻轻摇曳,反射着黄昏夕阳的金灿灿的光芒,显得煞是好看。
“明珠只是觉得,与外界天地相比,这里委实是一处钟灵毓秀之所,灵气浓郁而又澄清,比之三十六洞天、七十二福地、十洲三岛等人间仙界也是不遑多让。”
她一脸真诚之色,似乎刚刚正在思忖着的确是这样的事情。
“只说灵气和神秘的话,这里的确还好吧,毕竟很多时候,仙境和妖精乡都是没有什么区别的,都是世界里侧的非人之所就是了,所以往往才会成为传说里人们憧憬却又无法到达的乐园……”
魔术师不疑有他,颔首表示赞同,然后干脆就着这个话题提出了建议。
“我想明珠你大概是不喜欢外界的环境的,所以平常也可以住在幻想乡这边,或者就在这妖怪之山上择地而居就可以了,风神之湖边的空地就很不错,神奈子她们想必也不会介意的……”
一般人或许就是觉得幻想乡的原生态非常好,比之外界的整体的大环境要好很多,但是也就仅此而已。
因为外界同样也有保存得很好的自然生态区,不会比幻想乡差,甚至有些地方更大更好。
然而,幻想乡之所以是「非常识」的乐园,所涉及到的自然是更为本质的某些东西。
所谓「食肉者勇敢而悍,食谷者智慧而巧,食气者神明而寿」。对于普通的人或动物,不外乎就是食肉者或者食谷者,感应不到灵气的具体存在,而灵气对他们的影响也微乎其微,近乎于没有。
但是食气者就不同了,外界的整体大环境对他们来说是难以言喻的恶劣,不仅仅是神明和妖怪这些需要信仰或者畏惧支撑的存在,类似于魔法使、修行者之类的存在也需要灵气支撑。
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正如只要还没有进化到另一种的生命形式,人就不可能脱离空气而存活。
因此近代非凡力量越发的显得难以为继,正如信仰心逐渐流失,人们不再恐惧黑暗之中的未知事物,修行者要面对的局面状况也是一样的。
大气之中的魔力逐渐变得微弱,大源更是近乎枯竭,灵气环境越发的恶劣……
夏冉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感觉——
生活在外界,就像是一条囿于即将干涸的小泥潭里的鱼,泥水又浑浊又稀少,让他觉得自己几乎有种随时都要窒息的感觉,正如普通人类面临粮食危机,受到饥荒威胁,眼看着就没有活路了的情况那般。
而后来出现的幻想乡就是沙漠里的绿洲。
如果不是他当时还有自己会经常前往其他的世界的底牌,同时也对自己有信心的话,那么还真的可能根本就无法拒绝八云紫的提议,直接搬进了幻想乡这里也说不定……
所以他很了解现在欧阳小姐此刻的感觉。
因为自己的这位学生虽然修成了元素纯能化的人仙法身,但是比起自己来说,她依然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缺陷,那就是“能量化”只是赋予了她从物质态转换为能量态,在自然界的各种能量形式之间互相转化的能力。
却没有赋予她无限能量的常驻被动效果——
严格来说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四境人仙仍然只是能量的搬运工与消费者,而非能量的生产者……只是对于能量的控制精细入微,极其强大,已经超凡入圣。
因此,不同于自己就能够化作整个世界的灵气源头的夏冉,外界的环境其实对于欧阳小姐而言,的确并不怎么舒适。
即使她本身的法力极其雄厚磅礴,只要不怎么消耗,就不需要补充,也改变不了外界目前是个很糟糕的小泥潭的事实。
“这个……就不用了吧?”
欧阳小姐的神色顿时就是微微变化,她眼神闪烁着,然后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明珠其实还是想要留在老师的身边,好好服侍老师……”
这可怎么行,她好不容易才终于等到了这么一个机会,要是最终还是不能够站在他身边的话,那岂不是毫无意义?
“服侍?这个就严重了,完全不用这样子的,明珠。毕竟我自己也是有手有脚的,从来都不需要也不习惯别人服侍……”夏冉摇摇头,表示欧阳小姐并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。
只不过,恰好在这个时候——
“Master。”
一身黑白色调女仆装的夏洛特伴随着空气之中,那仿佛是水面泛起涟漪波纹的情景,从境界的另一侧穿透了大结界,进入了幻想乡之中。
人偶女仆刚刚进来,一眼便看见了正好就站在边上的魔术师,于是她两手交叉握掌于身前,微微躬身神色平静的叫了一声,这也是她一贯的习惯了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咳咳,其实我是说,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,反正我就住在外面的神社,表里两侧其实是同样的地方,不管是神社主体还是风神之湖,只是坐落于不同的空间而已,就只是隔了一层大结界……”
有些尴尬的干咳一声,夏冉只能够这样子补救着,毕竟刚刚才抛下那样的话,结果自己的女仆长就直接过来拆台,以至于刚才的说法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一身宫装,碧色长裙,仿佛二八年华的少女,无比清秀明艳的女仙只是微微的笑着,静静的凝视着自己的老师,什么话也不说。
“算了算了,随明珠你喜欢吧,家里也不是没有房间,不过多一双筷子而已……”
魔术师略显无奈的做出让步,他想起了自己这个学生的过去,也知道她到底是经历了多少才最终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,终归还是心软了下来,不忍让她失望。
“谢谢老师!”少女顿时就是喜笑颜开,笑靥如花的甜甜叫了一声。
“……我们现在就过去吧。”夏冉叹了口气,只是他也是很豁达的一个人,既然做出了决定,那么就不会再纠结了,“正好认识一下幻想乡里的人。”
“好的,老师。”笑吟吟的点点头,欧阳小姐自无不可。
她跟着夏冉亦步亦趋的向前走去,眼神不着痕迹的扫过前方的宴会现场,迅速的扫过那些人,同时语气自然而又散漫的开口问道:“老师,这些人全部都是你的朋友吗?”
“全部?这倒不是,我的朋友很少的……”
夏冉淡定的回答道,虽然分享了妖怪贤者的记忆,他对幻想乡里的每个人都可以说并不陌生。但是也要考虑别人的想法和感受,从她们的角度来说,是没有这么一回事的。
所以,从现实时间尺度来说,初来乍到不久的魔术师,和幻想乡里的大多数人都还仅仅局限于互相认识的关系。
“这样啊……”欧阳小姐连连点头,眼神略有些飘忽不定。
“你要是想的话,倒是可以和她们好好的交个朋友……”夏冉随意的说着,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的样子,回过头来叮嘱了一句,“不过要记得,这里的常识是有些奇怪的,不要用你过去的常识来套用。”
“嗯?什么意思?”欧阳小姐有些疑惑,她不是太懂老师的意思。
“呼呼呼~”
“嘻嘻嘻,琪露诺你跑快点啊……”
“说好了,输的人要被芙兰捏爆脑袋的哦!”
在这个时候,正好有着一群背后多数长着奇异的双翼的小萝莉,嘻嘻哈哈的举着风车或者风筝,在两人旁边快速的跑了过去,童趣味十足,一派天真无邪的样子。
就是最后芙兰元气满满,高声喊出的那句话有些惊悚,只不过以琪露诺为首的一群妖精却是纷纷踊跃回应,一个个的都兴致满满,兴高采烈,甚至有些迫不及待、跃跃欲试样子。
“捏爆脑袋?这里的小孩子玩得这么血腥的吗……”
欧阳小姐的额头上顿时就禁不住的悄然浮现出几道黑线,她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“小孩子?呵,算是吧,就算是那只小吸血鬼都已经四百九十五岁了,可以说是比我都还大……”
夏冉哑然失笑,摇头说道。
“不过就如明珠你所见的那样,这里的常识是完全不同的,有些时候你可能会见到一些很血腥的事情,但是搞不好的话,可能就是这么一群小孩子在玩耍而已……”
尽管即使是最小的芙兰朵露,也是接近五百岁了的吸血鬼,更加别说那些作为变寒回暖,下雨起风,草长花开等自然现象的正体的妖精,谁知道她们多少岁了。
但是人都是外貌协会的成员,况且不谈论外貌,就只说这群小萝莉的心智年龄,也的确只能够说是小孩子。
她们不是吸血鬼,就是妖精,真的是仗着自己的不死性随便浪的那种,游戏都玩得特别大。
“这要怎么分辨……”欧阳明珠的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。
要是真的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却误以为是对方在玩耍,所以没有来得及出手,最终酿成了悲剧应该怎么办?反过来也有可能是对方在玩耍,自己却误会了,结果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惹上了不必要的仇恨?
“其实搞明白这里很简单的,也没有那么复杂,唔,这样吧,我找个人带你好好认识一下就好了……”
走到了一张长桌上,顺手拿起了一个水果的夏冉笑着说道。
“谁?是老师你的朋友吗?”男的还是女的?最后那句话犹豫着没有问出来,欧阳小姐好奇的问道。
“不是,都说了,我的朋友很少……”
夏冉笑着摆摆手,再次澄清道,转眸看向了桌子对面的鸦天狗少女:“狗仔……文文,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怎么样?”
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重新来到宴会现场的黑翼少女冷静的说道。
“就是你想要的东西……”夏冉眨了眨眼睛,咬了一口手中的果子,一脸无辜的说道。
这只鸦天狗不就是发现了情况不对,所以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以才会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吗?
就像是刚刚自己向她讨要照片那样,现在风水轮流转了。
“别,你还是说清楚一些吧,不然之后你不肯认账怎么办?”射命丸文非常淡定的协商着条件,她倒没有想着通过武力来强行讨要,因为明知道自己毫无胜算。
虽然有些尴尬,但是目前也只能够这样子了,希望这人不像自己,会比较好说话。
“好吧,只要你帮我一次,我就把《文文的写真集(下)》的底片还给你……”
魔术师也不在意,点点头直接说明道:“你想要的就是这个吧?”
“你果然留了备份——!!”黑翼少女的冷静神色一瞬间消失,变得羞愤不已起来,“而且(下)是什么意思?!”
“冷静一下,你的照片还在我手上。”夏冉好心的说道,希望她能够明事理。
边上,看这一幕的欧阳小姐轻轻蹙眉。
朋友很少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